龙8客户端网 > 红色经典
走进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
发表时间:2021-03-30 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

  记者 张磊峰 陈典宏 通讯员 黄远利

 

  如果把红军长征比作飞扬在中华大地上的一条红飘带,那么湘江之战则是一个沉重的结。

  水碧江寒向北流,萧瑟之风湘江来。日前,记者走进位于广西兴安县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,追忆那场血与火,生与死,存与亡的激烈战斗,探寻红军突破重围的血性密码。

  狮子山上,碑园寂静,烈士群雕栩栩如生。春风吹来,仿佛在深情讲述80多年前那一幕幕悲壮故事。

  1934年11月中旬,中央红军突破敌人第三道封锁线到达湘江边。当时,蒋介石已判明中央红军的突围意图,凭借湘江天险设下第四道封锁线。超过30万人的国民党军队,在越城岭和都庞岭之间的湘江两岸布下重重陷阱。

  步入纪念碑园之中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,凝视“突破湘江”主题雕塑,简陋的武器,朴素的军装,激烈的战斗。眼前的场景早已为人熟知,但每每重温依然让人震撼。

  1934年12月1日,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的最后一天。宽阔的江面上,枪炮声响彻天际,鲜血染红了湘江。“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。”当年流传的这两句民谣,道出了湘江战役的惨烈和悲壮。

  那一天,湘江之畔,红军将士用血肉之躯铸就了一座信仰的丰碑。

  “我们不为胜利者,即为战败者。”一批批将士倒下来,一批批又往前冲。这天下午,红八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蹚过刺骨的江水到达湘江西岸,回头一看,他的身后,许多红军战友都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  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政委易荡平,在脚山铺阻击战中身负重伤。敌人冲过来时,他坚决不做俘虏,一把夺过警卫员手中的枪,朝自己扣动了扳机。牺牲时,他年仅26岁。

  红五军团三十四师担任中央红军总后卫。师长陈树湘腹部被子弹打穿,昏迷中被俘。醒来后,他从腹部伤口处把肠子掏出扯断,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。

  从“战略转移”到“血战湘江”,从“伟大转折”到“精神永存”,参观一个个展厅,记者为湘江突围之战的悲壮所震撼,更惊叹于红军将士用生命开辟的突围之路。

  “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中历时最长,规模最大,战斗最激烈,损失最惨重的一战,红军从开始长征时的8.6万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,战斗之烈,牺牲之惨,在红军战史上前所未有。”纪念馆馆长尹汤怀说,经过湘江战役,红军广大官兵认识到,这是贯彻执行左倾错误路线的结果。越来越多的红军将士呼唤毛泽东出来领导红军,这为遵义会议的随后召开创造了条件。

  驻足于当年敌我兵力部署图前,面对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,为什么红军在绝境之中没有垮掉散掉,反而团结一致,勇往直前?重重封锁,红军何以能突破重围,杀出一条血路?

  我们从镌刻在纪念馆大厅墙上的“勇于胜利,勇于突破,勇于牺牲”12个苍劲大字里找到了答案。这是用信仰写就的历史答卷!

  湘江侧畔,第75集团军某旅训练场上一派龙腾虎跃。“大华山英雄连”新战士胡大礼手上已磨出血泡,却依然斗志昂扬。他对记者说:“湘江战役是一本历史教科书,我要向革命先烈学习,做一名优秀的军人,书写属于自己的军旅辉煌。”

  诚如斯言。从岁月的烽烟中走来,我军的成长壮大之路,激荡着英雄气概,闪耀着血色荣光。今天,面对前进道路上的重重考验,人民军队依然需要大力弘扬“三个勇于”精神,赢得未来战场的胜利。

网站编辑:朱 琳瑄
龙8客户端网出品

友情链接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