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8客户端网 > 我的入党故事
我在老山前线火线入党
发表时间:2021-03-31 来源:龙8客户端网

卢学连

  

  记得我当兵临走时,父亲对我说:“到部队好好干,争取入党。”带着父亲的嘱托,怀揣着入党愿望,1983年10月,我来到山东宁阳某部当兵。宁阳冬天比淮安冷,11月,秋风啸啸,遍地树叶,到了12月,更是北风怒吼,天寒地冻。

  我在新兵连训练了两个月。11月进行队列训练,天天立正,稍息,齐步走,12月训练战术,射击。班长带着我们每天在一营操场,顶着西北风练卧倒,起立和葡匐前进,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。

  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。战时,下雪天也可能打仗的,所以冰天雪地更要训练。一到下雪天,我们就带着雨衣去训练,把雨衣铺在雪地上,然后趴在雨衣上练习举枪,瞄准,击发,常常练到手脚麻木,失去知觉。我的手先是肿痒裂口,接着是化脓感染,当时洗漱,洗衣服全用冷水,手伸进水里就像锥子钻心一样,疼得要命。

  结束了在新兵连两个月的训练后,我被分到二机连五班,学习重机枪。后来,我又到师医院参加卫生员集训。在卫教队集训期间,我学习刻苦,工作积极,门门功课优秀,受到中队的嘉奖。

  我时时记得父亲的嘱托与期盼。85年2月,中越边境形势愈发紧张。上级打算从连队抽调骨干补充参战部队,我向连队党支部递交申请书要求参战,同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因参战名额有限未能如愿,于是我更加刻苦训练。还利用执勤或训练间隙,学习党章,参加团支部活动。

  8月,我部奉命赴老山地区作战。我们坐汽车到泰安火车站后,改乘闷罐列车前行,当时38度高温,车厢内像蒸笼一样。列车行驶7天7夜后到昆明火车站,次日,我们又乘汽车沿盘山公路继续行程。盘山公路左边是高山,右边是万丈悬崖,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车翻下去。就这样,我们在汽车上颠簸了3天,终于到达麻栗坡县小平坝镇。

  我们连部住在二层小木楼上,班排住帐篷,天天下雨,蚊虫又多,很多战友患了皮肤病,奇痒难耐,但他们边治疗边训练,没有人叫苦叫累。我们每天跑两次5公里,早上一趟,中午一趟,背着枪,手榴弹,挎包和水壶,5公里跑下来,全身像水洗一样,衣服都湿透了。为了痛击敌人,我们还进行了82迫击炮射击,自救互救和防化等严格的训练。

  我被调到了二炮连当卫生员。临上阵地前,我又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指导员跟我说:“阵地上高温多雨,湿气重,很多人烂腿烂裆,影响战斗,你要多到班排看看,及时给病员治疗,尽力减少非战斗减员,为全连官兵服务好,你入党的事情组织会考察的。”我回答道:“我会尽心尽力做好服务工作。”

  我们坐汽车从小坪坝出发,汽车关灯前行,经过一夜颠簸,第二天早上终于到达662·6高地山脚下。

  我们在炮阵地待了近6个月,度过了180多个日日夜夜。记得在阵地上,我们几乎天天发射炮弹。现在回想起来,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参加了“12·2”“1·28”拔点战斗,从早上开始打炮,一直到晚上才结束,炮筒打得通红,香烟一点就着,都不敢用手摸炮筒。

  除此之外,我们连还配合步兵多次打退敌人连,排规模的进攻,偷袭,炮火拦阻射击,形成火力封锁线,挫败敌人进攻。

  老山前线,经常下雨,每天上午浓雾弥漫,对面看不见人,温度又高,我们从北方来的,很多战友水土不服,患病严重。印象最深的是战友藏全邦,山东高唐人,他大腿,手臂,身上多处化脓感染,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我每天给他清洗,上药两遍。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他的皮肤感染慢慢消退,伤口结疤,皮肤渐渐恢复了原来模样。

  就这样,我每天尽心尽力地履行职责。一天下午,指导员找到我说:“干的不错,组织吸纳你为党员。入党后要更加努力工作,为大家服务。”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86年3月的一天,在炮阵上,面对鲜艳党旗,我和其他战友一起举起右手,在指导员带领下庄严宣誓: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”回想起在火线入党的情景,现在我依然心潮澎湃,热血沸腾。

  (作者单位:江苏省淮安市烟草专卖局)

网站编辑:白 梦洁
龙8客户端网出品

友情链接

Baidu